学员游学感言(朱蔚霞 中央财经大学)

回想起最初接触香港这个概念还是小学时代听谢霆锋歌曲那会儿。那时峰哥正值红日中天,我也就跟着同学一起买了他的卡带反复听,心想怎么大陆就不出个这种人才呢。接下来就遇上1997香港回归,却不知为何总有种他们不和我生活在同个空间的感觉,于是继续疑惑。后来在大学结识了几个广东的好友,看她们无论是交谈还是打电话都是用广东话,加之她们的饮食穿着都实在不与众人同,遂慢慢对广东香港一带产生了兴趣。而不久之后遇上的杂志《明日风尚》(彼时的编辑团队还是香港的班子)则令我忽地就中意起香港来了,这才开始学粤语,开始关注香港这个小小的国度为何能够迸发出如此巨大的潜力。所以,在稍能喘口气的大四寒假,我便和同学一道报了罗客的团,想藉着去港科大的游学的机会好好领略一番岭南文化。照这样说起来,我才发现自己报团的目的哪儿是学习商业知识呀,压根儿就是为了旅行呢,呵呵。于是我记起白双全出过《单眼看》这个系列的书,是他行走街头巷尾所拍摄的相片集。而我架着副眼镜,那么索性把这篇文章取名叫《四眼看香港》吧,只是不知我这四眼是否比老白的单眼看得多呢?

我们住的是旺角那家YWCA(香港基督教女青年会)的旅舍。我和舍友是从深圳湾过关的,所以之前在深圳先住了一晚。那时我们查了一下这个旅馆,惊异地发现他们不提供拖鞋!忆起我每次住酒店的经历,好象也只有去英国那时遇上过这种情形了吧?还有一个特例是七天连锁酒店。他们会在入住前先问你要不要拖鞋,当然我们都会自然地选择要,反正是免费的。所以,我们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这个旅舍未免也忒小气了吧!然而,事后心平气和地再去想这个问题,却也觉得这种做法挺好挺环保的呀,倒是我们大陆这边显得过于浪费了。不免自行惭愧呀。而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更是让我羞得无地自容。有天晚上去7-ELEVEN买了两碗合味道,打算当夜宵。回到旅舍,泡了第一碗,却诧异地发现里面没叉子!彼时我恰好没将勺子带在身边,只好去前台向服务生要,边走还边碎碎念自己太倒霉竟会买到这种劣质产品。却见那个服务生听完我的要求后,笑呵呵地给了我一副刀叉,那个笑诡异到令我 有些发毛。满腹疑惑的我回到房间继续泡第二碗,这才醒悟,原来所有的杯面都不附刀叉,而且包装上也没有康师傅红烧牛肉面上那几个熟悉的“内附刀叉”小字。。。我顿时就觉得自己刚才的抱怨真是讽刺。想来那个服务生一定在想这个大陆仔怎么连这种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吧。我还真是不环保呀。你说为什么旅馆就得有拖鞋,为什么杯面就该内附刀叉呢?好象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吧。不过是平日里接触的都是如此,我们便将这作为理所当然。然,我们又何曾想过这原就不正常,原就是种浪费?我们早就被宠坏了。

另外一点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香港人对别人的尊重。小到下巴士时向司机师傅道谢,大到尊重外来文化。这实在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第一天到香港时,我们是打的去的旅舍,当时很惊讶地发现除了基本路费之外,每件行李还得多加5HKD。想来这是出于对的士司机的尊重吧,毕竟他们工作得相当辛苦。同样的,巴士费的贵也就有理可循了。当然,这些都只是生活中的细节,我更欣赏的则是他们对外来文化的包容性。在科大的第一个星期,我们被邀请去参加了语言中心举办的一个会议--connecting the dots。对这个名字的来由我并未详查,但我认为这个会议起到了一种文化交流的目的,并且充分显示了香港文化的包容性。会议中有我们这帮来自大陆的学生,也有科大自己的学生和教授,还有来自美国的一班交流学生。我们坐在了一起,参与到同样一个会议中,并且不分你我地进行讨论,这种经历对我而言还是第一次。当时的我也许并未觉察到,我正和整个世界发生着联系呢。

关于尊重这个话题,我还想从语言方面阐述一下。粤语中有个很高频的词,叫做“唔该”。它有很多种意思,像是"借过"呀"麻烦了"呀"不好意思"呀等等。它有点近于英文中的"excuse me"和中文的“不好意思”,意在引起别人的注意,但较这两者又多了"麻烦了"这个意思。所以说,它用的场合特别多,可以算作是香港人的口头禅吧。这个词直译过来是“不该”,我是觉得有种”我本不该打扰你“的意味在里头。这比“excuse me”用的范围要广,也比”不好意思“来得谦逊。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尊重了,是一种渗到文化里渗到骨子里的尊重。

这就是香港让我感受颇深的两点。当然,这都是香港好的方面了,阴暗面则尚未有所体验,所以留待下回再观察吧。今番住的时间不长,所以看到的也就只有这么点。若是时间久些,我该会看得更多吧。记得林夕写过一本书,叫《我所爱的香港》。里面有讲香港的”性格与文化,民生与政情,缺失与坚守,当下与过去,乃至香港与内地、与西方的幽隐关联“,但他仍是如此钟爱香港,我想我也将如此。爱你,香港。

我要申请

在线报名表

下载报名表 Application From

全国免费电话:400-820-4828

学员游记精选